凤凰投注网

您的位置:首页>> 企业文化>>文化生活>>孟力作品——《雪天 我陪媳妇回娘家》
孟力作品——《雪天 我陪媳妇回娘家》
作者: 孟力 来源: 动力车间 时间:2019/2/12 9:05:52 点击:479

“哎呀,下雪了!咋办呀?要不给爸妈打个电话,今天不回娘家了。”

“为啥不回?”

“上塬的路你又不是不知道,那年初二下大雪的经历,你忘了么?”

“可是,我和咱哥咱姐约好的。”

岳父家住渭南市崇宁镇,即临渭区东南方向的长寿塬中部。这里土地肥沃,雨量充沛,常年丰收,故名长收塬,后人改称“长寿塬”,表达了塬上人对健康生活的美好追求。白居易的那首“离离原上草,一岁一枯荣。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”的千古名诗说的就是这里。十几年前,龙尾坡(山路)是通往塬上的一条必经之路,也是祖祖辈辈的塬上人走向城市的唯一出路。由于海拔高、落差大(八百多米),全程三公里左右的坡路,却有十八个急转弯,形似龙盘尾,被称龙尾坡。每每经过这里,尤其春夏季节,看着路边的美丽梯田,依稀可见的通幽曲径,我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那首《山路十八弯》,那意境,简直了!可是前些年,每到雨雪天气,考虑到陡而窄的龙尾坡,所有的班车都会停运。用媳妇的话说“小时候,一遇大雪,这里就会与世隔绝,城里的人上不去,塬上的人下不来。”

我还清楚地记得,十几年前的正月初二,我和媳妇回娘家,就遭遇了大雪。当我们走到车站时,告知“雪太大,路太滑,班车停运。”。没办法,“走!爬上去。”那个时候年轻,还没孩子。两个人互相鼓励着就上路了。寒风刺骨,双颊冻得通红,雪水进了鞋子,整个身子都冻僵了。几个小时后才到家里,岳父岳母一边心疼地迎进屋,一边不停地埋怨“傻孩子,你们这是较啥劲呢。雪晴了再回来也行啊,谁说非得初二回娘家啊!”

今年正月初六,倒班的我轮值休息,也是我和媳妇计划回娘家的日子。没想到的是这天迎来了2019年的第一场雪。

“走,我们已经到了!”10点钟,就在我们盘算是否改天再回的时候,大姐的车准时停在了我家的楼下。“雪下这么大……”我一边嘀咕着,一边和媳妇提着东西就下了楼。

“车能上去吗?还要走着爬坡么。”在车上,我和大姐开起了玩笑。“还不是因为等你大休,今天再不去,明天收假,你哥还要上班哩。”说话间,车已行至龙尾坡下,“今天咱不走龙尾坡,走沋河水库新建的闫崇路(闫村至崇宁)上塬。”大哥说着就将车转了方向。“龙尾坡还是上不去吗?”“以前,路窄弯急,雪天会车容易出事故。现在龙尾坡拓宽了一倍,坡度也修缓了些,带上防滑链,上去么马达。不过我还是想走新路,……

顺着沋河西岸,过了沋河塔园,东转一条崭新的公路(闫崇路)横穿沋河,这就上了塬。“这路面平整,车也不多,坡也不陡……”“当然了么,又不是当年,现在上塬的路多了,有了选择,也就不挤了。你知道不?投资数亿的渭桥公路(临渭区至桥南)今年五月也就全线通车了,那可是按照双向四车道的标准建的。”“没想到咱塬上也能修这么宽的路。”“这算啥?横穿长寿塬的渭玉高速(渭南至玉山)不都通车了嘛!就连西南铁路都上塬了。”“难怪叫咱爸咱妈老下来住,就是不愿意,这长寿塬了不得啊……

说起岳父岳母,都是快八十岁的人了。儿女都在城里,多次劝说下塬和我们一起住,可就是说服不了。“都能动,不需要你们管。即是感冒生病,咱村里镇上都能看,国家还给报销。再说,离开相处多年的邻里邻居,到城里住还真不习惯。”车行塬上大约二十分钟的样子,就到了家门口。媳妇走下车,“咚咚咚”的敲起了门“妈,我们回来了!”

渭化集团 版权所有 备案: 陕ICP备07002048

地址:陕西省渭南市高新区 邮编:714000

电话:(0913)2106688 传真:(0913)2112146